HTML地图】 【XML地图】 【返回首页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

院内动态

接下来的日子可谓是草草芥芥填肚子了 未知
  何为感性之人?人说,感性之人是指一个人的情感很充沛,而且似乎很容易被感动和去感动别人。不敢说自己的感情很充沛,也不敢说自己能感动别人些啥,仅就很容易被感动而言,倒是有那么几分吧。
  
  有人还说,感性使人快乐,理性使人痛苦。那么,俺们仍是努做一个使人快乐之人吧。
  
  话说户主最近老是不间断地去主城区周边的区县出差。比如,他先后去了北碚、铜梁、壁山等地;有时是单位组织短期培训,有时是去参加比赛活动......来来去去已有一周多的时间了。某天临走前(那时我刚好地坐在小书房里听音乐......),只听得“哗啦”一声,但见他从我身后嬉皮笑脸地推门而入,口中直唤:“屋头的老婆媳妇堂客婆娘......”一长串对女人的称谓噼里啪啦从他嘴里枇杷籽似的吐出,让人震耳发聩;我赶紧扭过头,带着满眼的疑惑,斜睨,看他究竟想要干嘛?
  
  他没疯吧!俺们也忐忑不安地想。
  
  最终目的,他只不过是想问我在他出差之后我一人在家时正儿八经地煮过一顿像样的饭吃没?
  接下来的日子可谓是草草芥芥填肚子了
  切,这简直是一个简单而低能的问题嘛。用得着唤那么......那么......一长串引起俺们注视的同义词?
  
  可话说回来,这个问题还真被他给问着了。要知,他不在家的日子俺们只身一人,对于做饭,真是敷衍了事,煮一顿饭要吃上一两天。呵,原来生活之中的得过且过也就这么形成。
  
  出于礼节,在他出门的当儿我也朝着他的背影说:再见拜拜撒哟——拉拉......
  
  老天,这女人没疯吧。
  
  瞅见,这“疯言疯语”不学自通。这屋头的不会也跟着学疯了吧。“疯”之迹象仍在后头。
  
  某日,看王安忆写她小时候的故事。那时王安忆家住在上海淮海中路某弄堂里。毗连她家有一幢单独的小洋楼。小洋房里的孩子们穿着漂亮。王安忆时常可从她家的阁楼里望到这家人平常的生活情景。尤其记得这家小洋楼的大哥哥长得高大俊朗,娶了一个漂亮的新娘子,他们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可好景不长,文革开始了,小洋楼里的父母被揪走。于是隔壁弄堂里的“野蛮小鬼”经常翻墙到她们这条弄堂里来滋事;他们越过帅哥哥家的围栏,找帅哥哥家兄弟挑衅,以此为乐。“野蛮小鬼”仗着人多势众,帅哥哥的家人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显得沮丧不已;后来帅哥哥去参加了某派,臂膀上套有红袖章,上写某某战斗队的字样,这才免遭更多的恶战。王安忆的妈妈(茹志娟)见此,每晚临睡前都要把她姐姐别着的红袖章的外套挂在屋内最显眼的地方,意思是你们是红卫兵,我们家也有一个......看到此,俺们是笑出了声。
  
  文革武斗,在那个时势造就英雄的时代啊,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某夜,夜深人静之时,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安静地看安妮写的第七本书。当看到书中的纪善生跋山涉水,甚至于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墨脱,来到那个据说是莲花的隐藏的圣地,去看他此生中唯一的朋友苏内河;当善生被带到很久没有人居住,显得没有一点儿暖气的屋子,只见对方打开一只木箱,从里面一一拿出内河的遗物......此时,我的眼泪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人,或许是一种很容易受感动的动物吧,尤其是女人。瞧吧,屋子里仍在淌眼抹泪的女人呀,傻傻地......真是应了那句话,看别人的故事,流自己的眼泪呀。
  
  仍记得看张爱玲写她的好友炎樱,笔墨不多,篇幅不长。短短的几则,把人物形象描写得活灵活现。让人读着仍是乐不可支。
  
  张爱玲笔下,炎樱个子生得小而丰满,时时有发胖的危险,然而她从来不为这担忧,还达观地说:“两个满怀较胜于不满怀。”
  
  某日炎樱在报摊上翻阅画报,统统翻遍之后,一本也没买。报贩讽刺地说:“谢谢你!”炎樱答道:“不要客气。”
  
  有人说:“我本来打算周游世界,尤其是想看看撒哈拉沙漠,偏偏现在打仗了。”炎樱说:“不要紧,等他们仗打完了再去。撒哈拉沙漠大约不会给炸光了的。我很乐观。”
  
  ......
  
  看着这些对话,虽不令人捧腹大笑,至少仍是能让人会心一笑。由此,喜欢上张爱玲笔下那个头脑似乎显得有些单纯的炎樱,至少她是乐观的。
  
  生活有时总是显得琐碎而无聊。但愿生活中平凡的人们,别太显得沉郁,仍是乐观些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