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地图】 【XML地图】 【返回首页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

学科团队

那葱花米子鸡蛋汤煮食方法既简单又便捷 未知
 
  记得11月22日,我在空间写了一条‘说说’:“早上吃了一份葱花米子鸡蛋汤,那鲜美的味道哟......真是不摆了......”呵呵。
  
  只因那天是小雪节气,人们说,在这个时令宜吃温补食品。于是俺们也就依着那样行事,并写出来逗引一下某些人的馋虫;再者说了,俺们何乐而不为?
  
  有友见过此帖,问:米子是啥?
  
  米子,其实也就是炒米。我们老家那边的人习惯称之为米子。
  
  炒米为何物?想必大都会知道。顾名思义,也就是用米炒就而成。炒米是白白的,胖胖的,吃在嘴里脆脆的,且带有一种香甜味儿及粘性。
  
  因为炒米多是糯米做的。有了炒米,也就有许多做吃的花样。比如,可用炒米和红糖、白糖(熬成糊状)加上炒熟的花生米揉成团,切成块,做成米花糖。若是在米花糖上再洒些事先炒熟的芝麻,吃着会更香。让人比较熟知的重庆江津的米花糖就很出名。
  
  我们平常吃米子不外乎有两种口味。一种是甜的,另一种是咸味儿。
  
  甜味,也就是把米子用开水泡吃时加上白糖,这是最简单的一种吃法;另一种就是像我那天早上所做的那样,葱花米子加鸡蛋,做成咸味适当的汤食;这种吃法,不用搁味精,吃它的本味儿也是鲜美的。
  
  其实平常我们吃米子多是吃甜味儿的居多。因为那样用糖开水泡食极为方便,就像平常在家泡食茶食一样。
  
  记得小时候一次跟随姐去她的好姐妹梅花姐家玩。巧手能干的梅花姐的妈妈很好客,当我们在她家没坐上多会儿,阿姨便端来了两小碗开水泡的米子,微笑着唤我们姐妹俩吃;我和姐客气地道谢,直说刚吃过饭来呢,可梅花姐和她妈妈仍是热情地劝说,让我们姐妹俩吃下那泡米子.......大概那是我第一次吃的开水泡米子了吧;如今依然记得那泡米子糯滋滋、甜甜的味道。
  
  记忆中还有一次,如今说来,那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姐高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小小年纪的她也就十六、七岁吧;姐被分配在一个叫白鹤乡(那是一个有着原生态、风景秀丽的乡间)的乡村供销社的副食门市工作;姐长得漂亮,很受当地纯朴的村民们的喜爱。某个暑假我去姐那儿玩,刚好遇上姐在那儿新结交的好朋友家的哥哥将要娶媳妇,姐当然是送了一份礼。记得那哥哥娶亲的当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吧,我和姐还未起床呢,为娶亲家帮忙的人便来敲门,说是端来了吃的,叫我们姐妹俩“过早”;因为娶亲哥哥家客多事忙,姐叫来人把端来的东西搁在了门外的台阶上;我和姐赶紧起床洗漱,开门便看见那用托盘端来的食物正于晨风中青烟袅袅.......那也是两碗开水泡的米子。让我奇怪的是,来人在托盘里只留下了一双筷子。我问姐他们家是否忙昏了头?分明是两碗米子,咋只留下一双筷子?让我们咋吃?让我更觉得不可思议的,那“过早”是啥意思?
  
  之后,方知,留下一双筷子,是一碗一只用来搅拌碗里的米子食用;那“过早”是乡里人称之为用早点的意思呢......这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一方风情啊。
  
  闲暇读汪曾祺的散文《故乡的食物》,其中一篇也曾写到了炒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