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地图】 【XML地图】 【返回首页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

服务患者

世界第一张家蚕基因在这里绘制 未知
 
  
  重庆北碚,20世纪20年代末,由爱国实业家卢作孚先生开拓,抗战时期为陪都重庆迁建区,被誉为“陪都的陪都”。新中国成立以后,北碚曾是党中央西南局的夏季办公地点,川东行署所在地。如今,北碚是重庆科技和教育两大基地。拥有西南大学等高等院校5所,袁隆平、侯光炯、向仲怀等享誉世界的科学家从这里走出,
  
  据查悉,北碚在南齐时曾设东阳郡,清代为巴县之白碚镇。因有巨石伸入嘉陵江中,曰碚,又因在渝州之北,故名北碚。又有另一说法,由于巨石被江水冲刷后颜色发白,故称白碚,由于南方口音中普遍白北不分,所以后来被纪为北碚。
  
  上世纪二十年代,卢作孚、梁漱溟等在北碚掀起了乡村建设运动。抗战时期,北碚是民国政府陪都的主要迁建区,迁至北碚的民国政府中央部级以上单位13个,下属中央局处级单位30多个,科研、文化、宣传、教育、新闻机构52个,国立、私立大专院校16所,郭沫若、老舍、晏阳初等3000名流接踵而来。现有老舍、梁实秋、晏阳初旧居,张自忠烈士陵园,复旦大学旧址,红楼等人文景观和陪都遗址104处。
  
  此次元旦行,其实,真正吸引我去北碚,仍是读了梁实秋的《雅舍小品》之后,想去拜谒梁实秋曾在重庆北碚的故居“雅舍”。
  
  《雅舍》是梁实秋的散文集《雅舍小品》开篇之首(代序);本文写于1938年,当时抗日战争已经爆发,国难当头,大学教授到重庆只能住陋室。明明所居陋室,却偏偏称“雅舍”,这表现了作者对战争年代的无奈,也是对自己生活环境的自我调侃,同时也表现了作者乐观的心态和超脱的情怀。
  
  读着文中对“雅舍”的描写,细致生动,妙趣横生,让人不由得对大家喜怒笑骂皆文章之手笔佩服之至。
  
  “雅舍”共是六间,我居其二。篦墙不固,门窗不严,故我与邻人彼此均可互通声息。邻人轰饮乐,咿唔诗章,喁喁细语、以及鼾声,喷嚏声,吮汤声,撕纸声,脱皮鞋声,均随时由门窗户壁的隙处荡漾而来,破我岑寂。入夜则鼠子瞰灯,才一合眼,鼠子便自由行动,或搬核桃在地板上顺坡而下,或吸灯油而推翻烛台,或攀援而上帐顶,或在门框棹脚上磨牙,使得人不得安枕。
  
  读着这样的字句,让人忍俊不禁之余,也可知当时大作家所处环境之艰苦。
  
  然而,尽管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在作者眼里,放眼而望,却又是别有洞天。
  
  “雅舍”最宜月夜——地势较高,得月较先。看山头吐月,红盘乍涌,一霎间,清光四射,天空皎洁,四野无声,微闻犬吠,坐客无不悄然!舍前有两株梨树,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地上阴影斑斓,此时尤为幽绝。直到兴阑人散,归房就寝,月光仍然逼进窗来,助我凄凉。细雨蒙蒙际,“雅舍”亦复有趣。推窗展望,俨然米氏章法,若云若雾,一片弥漫。
  
  文中更多细腻的描绘,静静地阅读,慢慢地品味、用心地咂摸,想必定会使人感受迥异,受益匪浅。在此少叙,以免班门弄斧之嫌。
  
  ——目之所及,今天的“雅舍”与文中的“雅舍”已是大相径庭。但我们能在新年伊始前往观瞻,这何尝不是人生之一幸事!
  
  公路旁,石壁上题写的“雅舍”。
  
  沿此处下行几百余米...我们还去拜访了老舍的《四世同堂》纪念馆...
  
?